梦想咨询热线::400-900-8299

北京校区::北京市海淀区杏石口路中间剧场(艺典·星脉学院)

 

当前位置: 首页 艺考快讯 音乐大类 作词作曲 歌词创作五忌论

歌词创作五忌论

艺典艺考2017-08-03 10:26

歌词创作五忌论


歌词易写,只要懂得文字符号的人,有感而发,写出的词一经插上音乐翅膀,通过人声唱出来,就是歌。笔者曾在词论系列篇《歌词题材五心论》中阐述过:只要具备有心、诚心、真心、爱心、恒心,歌词不仅可写,而且一定能写好。本文所论述的“五忌”,并不是吓唬词作者,也不与“五心论”相矛盾。任何艺术作品总有拙劣、精良、平庸、经典之分,有理论指导总比盲从强。为此,本文试从写人、状景、措词、造句以及违律悖时等五方面,写写该忌的体会,与同行们共勉。
一忌写人无情。
诗是心志之托,歌词系心情之依。歌词以写人为主,而写人又每每以第一人称居多。不管从小我或大我出发,始终与喜怒哀乐爱憎六情连在一起。爱国、爱民、爱家、爱情;爱太阳、爱月亮、爱星星;爱春风、爱夏雨、爱秋云、爱冬雪;爱山水花鸟、梅兰竹菊;爱古玩百艺、虫鱼宠物,无不与“喜”、“乐”、“爱”连在一起。战争、天灾、人祸,离别、失恋、怀旧,始终与“怒”、“哀”、“憎”紧密相关。
人与事连,事在人为。一个人有所事事,才会有所作为。做事是人,叙事为写人。通过行为来写人,则有血有肉;通过细节来写人,则鲜活生动;通过气氛烘托来写人,则有声有色;通过爱心美德来写人,则有情有义;通过人性人道来写人,则有理有哲。
言之有人,才可言言之有情,有情才能感人,情真才能声茂。假,即子虚乌有也。虚假的人,不可能有血有肉;虚假的景物,不可能有声有色;虚假的行为,不可能有情有义;虚假的人性人道,不可能有理有哲。空,往往如高似大,泛泛然也。空泛,不可能有丰满的形象,不可能以真实的内容来感动人。不能感动人的作品,当然就缺少了“情”。
夸张与虚假有本质上的区别,空灵与空泛有神韵上的差异。夸张为情而发,空灵则更富浓缩性与哲理性,从而给人以感动和启迪。好歌词,反复揣摩,其味犹新,回环百诵,其韵不厌。所有这些归纳起来只有一个字——情!故写人切忌无情。
二忌状景无彩
这里的景,主要指风景、物景、情景。风景包括所有的天然、人文景观,物景则指事物景况,情景专指人的心灵世界。描绘风景多为起兴 比喻服务,起烘托作用;写物叙事多为形象、行为服务,起铺叙作用;刻画人的心灵,则为情爱,哲理等服务,是一种精警。景需要描摹、陈述,又可称之谓状景。状景必须精彩。情人眼中的玫瑰、诗人笔下的梅香、游子思乡的明月、少女伤春的桃花、英雄壮别的松柏、学子进取的新竹、深闺笼里的小鸟、出污泥而不染的塘荷等等,古往今来,不知有多少百诵不厌的名句。
以时序状景起兴的,如春夏秋冬,一月二月,一更二更等,以开花早迟状景起兴的,如:桃花、荷花、菊花、梅花等,以方位状景起兴的如:东南西北,前后左右等,以数序状景起兴的,如:一、二、三、四,甲、乙、丙、丁等等,此类多以民歌小调出现,给人以亲切、通俗、易记、易诵的感觉,多流行于民间。
状景宜通俗易懂。比如宋代王安石有:“明月当空叫,黄犬卧花心”的句子,苏东坡把它改为“明月当空照,黄犬卧花阴”,有人说改错了,因为“明月”原指一种小鸟,“黄犬”原指一种昆虫。作为歌词就应该象苏东坡这样改,要一听就懂,避免误解,给人以一种合情合理又明白的效果。
状景要合乎情理。也如宋代王安石有:“黄昏风雨打园林,残菊飘零满地金”。菊花色黄如金,经一阵风雨“满地金”,既美又惨,多好的句子。苏东坡以为不然,续了两句“秋花不比春花落,说与诗人仔细吟”。问题在于多数秋菊不怕风霜,毅然开放,而黄州秋菊却怕风雨。续句得益于了解普遍的秋菊生态规律,应令人同情和认可。
精灵心情不可状,往往用借喻;舞姿歌声难名状,每每用比喻。状貌状色,贵在亲、新、美;状景状物,贵在绝、奇、妙;状情状理,贵在爱、深、哲。总之,描写风景、物景、情景必须精彩,换句话说,状景切忌无彩。
三忌措词无声
所谓声,这里所指的主要是声音,它包括声母、韵母及音色、音调及平仄,也即“音乐性”。自然界有风声、雨声、雷声、水声、金石声;动物界有各种兽鸟虫鱼、家禽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