梦想咨询热线::400-900-8299

学校地址::北京市海淀区杏石口路中间艺术区(艺典艺术教育)

 

当前位置: 首页 一手资讯 编导大类 编讲故事 编写故事——编写(讲)故事的具体环节

编写故事——编写(讲)故事的具体环节

艺典贺老师2017-07-02 11:27

一 、故事与情节
讲和写故事这项考试的首要问题是扣住命题,注意是强调扣住命题。如果不
扣题,考生讲和写的故事再精彩,考试成绩也不会理想。
扣住命题说起来简单,大家都写了那么多年作文,扣题这件事还不会?可实
际情况是,每年在讲故事考试中,总有大量同学不能扣住命题。为什么呢?因为
讲和写故事要求的扣题与平时大家理解的扣题不一样,讲和写故事要求的扣题不
光是让命题所提供的物件、场景简单地出现在你的故事中,还需要让其成为故事
中心情节的一部分。只有做到这一点,才算扣住了命题。
为了让大家更清楚扣住命题的要求,在此需要先讲明白两个概念:何谓故
事?何谓情节?
我们看一个例子,一个命题为“夜场电影”的故事:
一次我跟比我小一岁的弟弟去看夜场电影,看到午夜的时候,电影放映间内
已经没有多少人了。
就在这个时候,从外面进来了四个青年汉子。他们走到我旁边,我就闻到一
股酒气。他们中的一个瘦子使劲推了我的脑袋一下,我吓了一大跳,只听他说 :
“你们俩刚才在外面骂我们哥们儿了吧?”我一头雾水:“啊?没有啊!认错人
了吧,大哥们。”此时我弟弟也很奇怪,我只听见他说:“没有啊!我们早就进来
了!”由于夜场电影院里面都是那种能躺的长沙发,当我向弟弟看去时,发现他
们中有两个人挤到了我们之间,挡住了我的视线。
我也没在意,只是急于分辩,说明我们并不是他们要找的人。一个胖子吼道 :
“你们少装,就是你们,走!走!跟我出去。”我很害怕,他来拉我,我抵抗着
他的力量,不肯起来。这时那个瘦子忽然转变了语气,劝那个胖子说:“算了!
我看真不是他,走吧。”还跟我说:“兄弟不好意思啊!认错了!”之后瘦子就带
着他们要走。
就他们刚走了几步时,弟弟突然喊道: “我的手机呢?”我问他: “你放哪了? ”
我就放扶手上了!”弟弟说着就站起来追上那四个人说:“把手机还我!”那四个
人说谁拿你手机了,推开我弟弟就往出口走,我弟弟跑到门口堵住门喊:“把手
机还我!”我看见胖子冲上去给了我弟弟肚子一拳,弟弟疼得弯下腰,于是我也
冲上踹了胖子一脚,大喊:“把手机还来!”此时我忽然觉得脖子一凉,就看见那
瘦子把一把弹簧刀架往我脖子上,恶狠狠地说:“再喊我弄死你!”我不敢动,那
胖子照着我肚子就踹了一脚,我也蹲了下去。胖子还要打我,被另外三个人劝住
了。
随后,那四个人都走了,临走还大声喊没拿我们手机什么的。我又疼又难受 ,
哭丧着脸说:“真他妈倒霉!”这时弟弟走上前来扶我,并对我说:“其实那胖子
打我的时候就把手机塞给我了。”“操!那你怎么不早说!”我忽然觉得轻松了不
少。这就是我一次看夜场电影的经历。那是第一次有人用凶器威胁到我,让我感
受了一下生命有危险时的我是一个什么样子。我有点伤心我的胆小,但又庆幸我
的冷静。
命题要求是“夜场电影”,先且不说这个故事成不成立,首先在事件选择上 ,
这个考生就没有考虑到夜场电影的特殊性。他用的“抢手机”这个事件不一定非
发生在夜场电影院里,完全可以放置到任何其他场合,比如下晚自习回家的路上 、
树林里、夜晚的公园里、夜晚的校园里… … 只扣住夜晚这个概念,没有扣住夜
场电影的概念。第二,我们可以说,这个命题为“夜场电影”的故事根本不成立 ,
“抢手机”根本就不是一个故事,只是一个事件,一个遭遇。
那么,什么叫故事?一个故事中应该具备什么样的因素?关于故事的概念 ,
有一个浅显的例子,比如“皇后死了”,这只能算一个事件;如果说“皇后因为
伤心而死”,这就可以构成一个故事。大家体会一下,“皇后死了”与“皇后因为
伤心而死”这其中的区别在哪里?区别在于,“伤心”这个词。如果说皇后因为
操劳而死,这又只是一个事件,而不是故事。为什么“伤心”能构成故事呢?因
为“伤心”涉及一种情感——皇后为谁伤心?为什么事伤心?什么事、什么人何
至于让皇后伤心致死?这其中包含着什么样的人物关系?包含着什么样的情感
冲突?
建立一个故事的基础是一种情感基础。人的情感不是单立的,而是建立在人
与人之间的。一个人总会有亲人、朋友、同学、同事、恋人,仇人,更或是萍水
相逢的人. 不管什么关系,一个人总是以情感为纽带跟其他人联系在一起的,
这其中涉及亲情、友情、爱情、嫉妒、仇恨、内疚等等,不一而足,故事需要讲
述的是一种人物之间的情感关系。在一个故事中,一个人去做任何或与任何人发
生冲突,都一定会有情感原因。没有情感原因就构成不了故事。
从这个角度来说,夜场电影抢手机只能算一个事件,一个遭遇。因为事件没
有建立在情感关系上。试着换个思路,如果这个考生讲述“我”跟“我弟弟”的
感情一直不太好,因为一次夜场电影抢手机事件,“我”跟弟弟关系好了,那抢
手机事件没准还能构成一个故事。注意,在此假设中,抢手机能构成一个故事 ,
前提就在于“我”跟弟弟的情感关系的设定。
如果这么说大家还是不太好理解,我们可以再拿另一个“夜场电影”的故事
做一下比较,这样可能会清晰一些。
这个“夜场电影”故事大概是说一个孤独的女人,经常失眠,只要睡不着就
去家附近的电影院看夜场;偏巧有个孤独的男人,也被失眠折磨,也是睡不着的
时候上这个电影院看夜场。两个孤独的人在电影院相遇了,电影院里也只有他们
两个人,这对陌生的男女因为夜场电影开始认识,之后相互产生了好感。可没多
久,因为效益不好,电影院不再放夜场,这对男女也就没机会再见面了,可他们
到最后也不知道对方的名字,也没有对方的联系方式… … 故事在一种怅然的寻
找中结束了。
且不说这个故事有多好,可首先这是个故事,而不是事件。为什么?因为这
个故事建立的基础是因为孤独,一对陌生男女才不约而同去看夜场电影,并且在
看夜场电影的过程中产生一种情感关系。所以,建立一种情感关系是故事建立的
首要前提。
此外,故事之所以为故事,还需要情节。什么叫情节呢?简单来说,情节就
是影响到人物关系变化的事件。只有影响到人物情感关系变化的事件才能构成情
节。
再说抢手机那个例子,这事件完全没有影响到“我”跟弟弟的关系变化,没
有影响到“我”跟歹徒的关系变化,什么影响都没有,所以就构成不了一个情节 。
相反,在第二个夜场电影的故事中,夜场电影成为一对陌生男女产生感情的一个
中介,夜场电影影响到一对男女情感关系的变化,这样夜场电影就成为一个故事
的中心情节。
一个故事的情节,就是人物关系的变化过程。如果两个人原来就好,故事就
是不断讲述他(她)们俩如何好,如何好,这也构成不了一个故事。相反,如果
讲述两个人从好到不好或从不好到好,有了变化,才能形成故事。而那些影响到
他们从好到不好,从不好到好的事件才构成了情节。
说清楚何谓故事、何谓情节之后,再回到扣住命题这个话题。所谓扣住命题 ,
就是命题所提供的物件、场景都要影响到人物关系的变化。只有影响到人物关系
的变化,这些物件、场景才构成中心情节;只有成为中心情节,讲故事才算扣题。
为了让大家更清楚扣住命题的要求,我们来比较两个故事,命题为“半张照
片”。
高三的五一长假,我和爸妈去植物园观赏樱花展,权当作是高考前的放松。
游园过程中碰到了从小学到初中一直和我形影不离的好朋友李祥。高中三年
以来,这是我第一次见他。虽然他已经全然不像多年前那个文文静静的老实孩子 ,
成了歪穿着奇装异服、叼着烟卷、满嘴脏字的社会青年,但我还是抑制不住重逢
的激动,和他在樱花前照了张合影。多年之后的再次相见也让李祥很激动,但显
然他在我面前比以往拘束了很多,眼神中也不时流露出愧疚和无奈。
很快照片洗出来了,一卷照片 36 张每张都洗得很好,可唯独我和李祥的合
影曝光过度,巧的是洗坏了的正正好好是李样的那半张。我盯着照片越看越觉得
遗憾和惆怅,脑海里渐渐浮现出过去的李祥。
小学 6 年,我们是班里学习最好的两个,也是班里最铁的一对朋友。学习
上我们相互勉励,生活中我们形影不离,一起上下学,一起玩耍嬉戏。到升初中
的时候,我们约定争取一起考进我们所升中学的实验班(尖子生班)。但遗憾的
是,不知什么原因,比我学习稍好的他竟然没考进实验班,而我如愿以偿地考上
了。我安慰他、鼓励他,告诉他只要自己努力坚持,在普通班也一样学。开始他
有些萎靡不振,但很快就好了起来,并且发誓要和我一起考进省重点高中。我很
欣慰,为朋友感到欣慰。
虽然不在一个班,但我们上下学仍旧一起走,路上谈论一些学习和学校的事
情。可时间一长,事情慢慢有了变化。他开始推托有事不和我一起回家,我问他
为什么他也不说。后来慢慢地我们便各走各的了,而且我还经常在放学后看到他
和他班里那些同学一起三五成群地聚在学校周边。我渐渐感觉到:李祥,他变坏
了。
我们的关系远不如以往了,到初三的时候,我们成了仅仅是见面打个招呼的
普通朋友。我眼看着他一天天地堕落,也曾想办法劝他,可他总是嘴上说一套 ,
做的又是一套。初三下学期,学习紧张起来,我全身心地投入到学习当中,也完
全把这个朋友抛到了脑后。中考前一个月,我在学校偶然碰到了李祥,他对我说 ,
他妈死了,他不考高中了。
我不知道,这是不是宿命,但我很清楚地知道,他不考高中决不仅仅是因为
他妈妈的死。-望着眼前这半张照片,我在遗憾惆怅的同时,更明白了我们在走
不同的路。我的这一半清晰明了,他的那一半混沌不清;我有目标,他很茫然 。
似乎这张合影就该被曝光过度,似乎我们真的就不是一路人。我也只能深深地祝
福李祥,希望他一路走好。
这张照片我会永远留着,哪怕它只有半张。
这个故事设定的人物关系是同学。我跟李祥,原来是打小的好朋友,后来越
走越远,慢慢变成了两种人。不错,这个故事有人物关系的变化,可问题是这种
人物关系的变化是外在的,没有纠集在“半张照片”这个概念上。半张照片只是
因为曝光过度,曝光过度只是一个外在的机器问题,与“我”跟李祥有什么关系
呢?这半张照片对“我”跟李祥的关系起到什么作用呢?除了让你感慨,让你伤
感,没有任何人物关系上的影响。这样一来,“半张照片”就不构成情节,不构
成情节,就没扣住命题。
面对这些素材,换一个思路想想:“我”跟李祥原来是好朋友,后来他母亲
快去世了,委托“我”为他与母亲拍最后一张照片,可因为“我”粗心疏忽,曝
光过度,导致李祥跟母亲最后的合影成为半张照片,照片只有李祥,没有母亲 。
李祥永远不原谅“我”, “我”也永远原谅不了自己!两个朋友因为这个关键性
的半张照片越走越远。因为失去朋友,失去母亲,李祥最后没能考上重点中学 ,
为此越来越低迷。看到好朋友越走越远,“我”会是什么心理感觉呢?“我”又
能做什么呢?“我”怎么能填补李祥那半张照片上永远的空缺呢?“我”是否还
有可能重新弥补“我”跟李祥破碎的友情呢?… …
如果以这种方式构成故事,先不说故事好不好,至少“半张照片”走到人物
关系内部,影响到了人物关系的变化,成为一个中心性的情节,这才算扣住了“半
张照片”这个命题。
下面看另一个例子。
正男儿时在家里储物室的一个铁盒中发现了一叠母亲年轻时的照片,其中一
张已被撕去一半。从剩下的一半来看,应该是两个人分别从两边牵着只有两岁大
的正男。其中一个是年轻的妈妈,而另一个人只留下一只手牵着正男,其他部分
便再也看不见,被整齐地剪掉了。当时正男好奇地拿着半张相片去问妈妈,可妈
妈绝口不提这个人是谁,还有些生气地把那半张照片收了起来。
转眼间,正男大学就要毕业了,可妈妈却得了肝癌,眼看就要离开人世,年
幼丧父的正男就要成孤儿了。临终前,妈妈告诉正男他还有个舅舅,在她去世后
舅舅会接到通知,来接正男。正男可以先和舅舅住在一起,至于正男是否与舅舅
长期住在一起就全凭正男的意愿了。同时,妈妈还给了正男那张儿时发现并被收
藏了起来的半张照片,让正男好好保管,接着便去世了。死前嘴里还不停地说对
不起。
第二天,在母亲的葬礼之后,一个女人出现在正男家,自称是正男的舅妈 ,
却长得极像正男的妈妈。就这样,正男搬到了舅舅家。舅舅是又高又清秀的大帅
哥,行为有点粗鲁,但却也有极细心的一面。舅舅还有一个女儿叫萍。
舅舅家的人都对正男很热情,很和善,让正男比母亲在的时候更有家的感觉 ,
正男时常会感动得哭出来。只有他的小表妹萍,刁蛮任性,却又很有思想和魄力。
一次正男喝醉酒时,在表妹的恶作剧下,正男无意间发现同样喝醉的舅舅原
来是个女人,而自己的舅妈原来是个男人。
后来得知舅舅不顾家里反对作了变性手术,因此与家里人划清界线,也因此
曾背着家里人在正男两岁时去偷偷看望正男和正男的母亲。其实正男的母亲是很
爱舅舅的,也支持他做变性手术,但因为要谈婚论嫁,怕有不良影响,所以当时
没有为正男的舅舅说话。舅舅并没有怪正男的母亲,而母亲对正男的舅舅却总是
心中有愧。
正男的舅舅拿出半张照片,正好与正男的那半张照片完全吻合,照片上正是
正男舅舅变性后去看望自己姐姐及正男时的情景。
正男一开始对这突如其来的现实无法接受。为了摆脱舅舅家,便出难题要舅
舅、舅妈回复原来的性别去参加自己的家长会,否则就离开舅舅家。舅舅、舅妈
一下子为难了。
本暗自得意的正男真的看见自己的舅舅、舅妈穿着自已原本性别的衣服出席
家长会,但却极不协调,像男女反串一般,在学校引起轩然大波。正男此时明白
了舅舅、舅妈变性及相爱的真相,同时也体会到舅舅一家对自己无私的爱,更回
忆起舅舅一家曾对自己是那么的好。于是正男便感动地投入舅舅、舅妈的怀抱 ,
并继续与他们快乐地生活在一起了。
显然,这个故事是一堆垃圾!胡编乱造、强词夺理、故事线索混乱不堪!后
面还会继续以这个故事为例,说明讲故事的时候,不要为了创新意而乱出怪招 。
而这里想说的是,如何拿半张照片更准确地扣题。
这个故事一开始就提供了一个有意思的想法。因为“半张照片”,正男跟母
亲有了冲突。正男好奇半张照片上的人是谁,母亲却一直隐瞒,为此母子之间有
了纠葛。这样一来,半张照片就进人到人物关系中了。如果这个故事就围绕半张
照片发生的母子矛盾做文章,讲述母子如何因为半张照片产生了什么样的冲突 ,
最后母子矛盾如何因为这半张照片缓和,这么展开故事的话,相对来说,比“我 ”
跟李祥那“半张照片”的故事扣题更准确。
再重申一次,“故事”考试的第一要求是扣题,我们提供的几个例子,大家
应该更清楚了怎样才能扣住命题,怎样才能构成故事。
当然,对于考试来说,仅仅扣住命题搭建一个故事是远远不够的,还要求故
事好。所谓好,就是故事得有新颖的立意、生动的人物、真切的细节。
二 、故事和立意
“故事”这项考试除了要求能够完整搭建一个故事,还要求立意新颖。但新
颖是有前提的,新颖的前提首先是故事的合理性。
所谓合理性,有两个方面的要求。第一是人物性格、情节在故事前后保持一
致,不能矛盾。比如故事开始的人物是一个胆怯的人,中间没有任何理由,突然
就变勇敢了,这样的人物就站不住脚。人的性格形成之后总是有一定的稳定性 ,
性格的变化在故事里需要强烈的外部情节引发,不然故事合理性上就出了问题 。
第二方面是故事情节是否违背日常生活感受方式、思维习惯与情感逻辑。这个要
求看起来很虚,因为每个人的思维习惯和判断事物的方式都是千差万别的。那么
标准是什么呢?什么算是日常的感受方式、思维习惯与情感逻辑?大致来说就是
绝大多数正常感受生活的正常逻辑,比如遇到郁闷的事总不开心,遇到压力的时
候会紧张,遇到喜事则心情愉快… …
三 、故事和人物
前文在“立意”一节中提过,要学会给自己提问题,尤其要学会问自己为什
么,因为“为什么”,这个问题是构思一个故事的最有效的出发点。原因很简单 ,
因为有了“为什么”这个问题,你才能找到你讲述的故事中人物的真实想法。
人物,是构成一个故事最重要的因素。故事是人的情感故事,只有抓住人物 ,
才能抓住故事中的情感要求;也只有通过揣摩故事中人物的心理需要与主观需
要,才能找到一个比较新颖的故事角度。所以从人物出发,是讲好一个故事的最
基础的出发点。
故事得有人物,听起来是件简单的事,可每年在考“讲故事”的时候,能把
一个人物塑造好的考生凤毛麟角。为什么呢?就因为考生经常只考虑编织情节 ,
而不从人物的主观愿望出发去组织情节;同时,在编织情节的过程中,不考虑让
情节从人物性格出发,不去体会自己故事中人物的心理感受。有时候故事情节是
组织起来了,可其中没有人物的感受;没有人物,情节就会生硬,故事自然也就
站不住了。所以对于人物的要求是:真实可信的人物性格;有目的的人物。
四 、故事和思维误区
总结以往考试的情况,讲和写故事有四个很容易出现的误区,希望大家在准
备的时候尽量回避。
 1 、大写自身遭遇
因为讲故事要求有真情实感,所以很多考生一上来就大谈自己的遭遇,说自
己如何有艺术热情、艺术理想,如何为了自己的艺术理想跟家里人闹翻,只身来
到北京,参加专业考试,恨不得从自己还没出生时讲起,洋洋洒洒、罗罗嗦嗦 。
这样的讲述是没意思的,既然大家都来考试,谁会没有艺术理想呢?不需要用自
传体的方式表白。讲故事要求结构人物,结构情节,不要求写自白书。
2 、故事落入俗套
每年考试时考生讲的故事里,总少不了天灾人祸、癌症白血病,家人、朋友 、
同学,无一不遭遇不幸,好像没有人去世就没有故事;或者就是父母离异、家境

贫寒,好像好故事一定得苦大仇深;再不就直接是一些电视剧中的恶俗情节。 3 、故事的趣味低下4 、无厘头的鬼故事


 
— 艺考流程 —
MORE >>
  • 初心课程
  • 尊姓芳名
  • 性  别
  • 联系电话
  • 预约日期
  • 电话预约:400-900-8299
— 全国可报考院校 —
MORE >>

© 2017 北京艺典艺考教育 www.ydart.org   地址: 北京市海淀区杏石口路(中间艺术区)

北京艺典艺术培训学校拥有本网站内所有资料的版权,未经北京艺典艺术教育培训学校书面许可,

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擅自复制下载使用,否则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;

在线客服

Online Service

返回顶部

返回首页